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呵乐呵

过简单的生活,做快乐的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连队炊事班》作者:李合志  

2016-12-11 12:31:37|  分类: 军旅情怀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们通信五连是男女兵混编的连队,担负着马兰基地的通信联络任务。连队的后勤保障工作,主要由炊事班来完成。而炊事班的人员不是固定的,是由各站临时抽调组成,基本上是八九个月轮换一次,因此,大部分战友们都有过在炊事班工作的经历。我当兵的第一年就从机务站被抽调到炊事班喂猪,后来担任上士·连司务长,和连里大部分的战友们都在炊事班共同工作过。

许多战友在家时都没有做过饭,更谈不上会做饭啦。特别是女兵,大都是来自部队的干部子女,在家时都被父母像掌上明珠一样呵护着,从来都没做过饭。到炊事班锻炼一段时间后,她们都学会了切菜·炒菜;学会了和面·蒸馒头·蒸包子·擀面条等等的厨艺。切很细的土豆丝技术·用两只手同时揉馒头的技术·擀面条切面条的技术,回家探亲时,在父母面前一施展,让父母刮目相看!父母惊叹道:部队真是一所能改造人的大学校啊!

在炊事班除去给全连的战友们做好一日三餐和夜餐的饭以外,还要喂猪·用连长发明的一套孵小鸡的方法孵小鸡·养鸡;磨豆浆·做豆腐;生豆芽腌咸菜等等的事情来改善连队的伙食。

如果说炊事班的工作幸苦忙碌能锻炼人,到了冬天滴水成冰的季节那可就是考验我们了。冬天用凉水洗菜许多女兵的手因此而长了冻疮,梁秀芬回忆说:“龚宇秀长满冻疮的手包裹着纱布,换药时,脓疮和纱布都粘到一起了,别人都不忍心帮她撕下纱布,柔柔弱弱的她一咬牙,自己把纱布撕了下来,她疼的挂着眼泪的模样至今还在我脑海里浮现”。

要说炊事班在最幸苦的工作那就是喂猪了,男兵喂猪都够呛,而我们连队有几届炊事班喂猪的是女饲养员。
我记得张辉·廉红·王文勤·杨凤萍等等都喂过猪。本来炊事班都是男兵喂猪的,因为喂猪的活儿太累,要煮猪食,还要把煮好的猪食盛到俩个大桶里挑到猪圈(这两个大桶有六七十斤重),每次往返十几次,要清理猪圈,还要赶着牛车到付业队拉豆浆·豆渣等等·······很是幸苦!倔强的张辉多次提出申请:坚决要求喂猪!说:“男兵能干的活,我们女兵也能干!”就这样,张辉和廉红就当上了五连历史上第一批女饲养员。她们两个都很能吃苦,都很能干!经常是一身汗·一身猪粪,到了冬天又被冻了一脸的·两手的冻疮,但她们从来没有过怨言,也没有退却,愣是和男兵一样很好的完成了养猪的任务。

我在五连担任上士和司务长期间,和好几任炊事班长一起搭档管理炊事班的工作,有贠养初·李梅·孙晓敏·杨平玲·苏玲·袁仲英等。其中的几届女炊事班长,当年也就是十八九岁的年龄,她们不但自己要熟悉和掌握炊事技术,还要组织和安排食谱,协调炊事班各个环节工作,组织厨艺学习·军事训练·文体活动,组织班里的政治学习,做好男兵女兵的思想工作等等,她们干得都很出色!每年年终总结评比时,因为名额有限,她们都让出嘉奖名额来给其它同志,也真是难为她们了。

不管是男炊事班长还是女炊事班长,不管是男饲养员还是女饲养员,不管是男兵还是女兵,你们在连队炊事班时都是好样的!

关于炊事班还有许多的故事,因为时间太久,许多细节我都记不太清楚了,再加上我的写作水平有限,写到的·没写到的,请战友们原谅!

连队炊事班 - 马兰缘 - 乐呵乐呵
 
连队炊事班 - 马兰缘 - 乐呵乐呵
《连队炊事班》作者:李合志 - 马兰缘 - 乐呵乐呵
 


(本文作者:李合志   编辑:马兰缘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